赢多多Position

当前位置:赢多多 > 公司简介 >

咨询电话:
王近山病逝后,肖永银起草悼词很为难,最终邓小平亲自改掉4个字

作者:  时间:2022-08-19 13:49  人气:77 ℃

1978年5月10日,开国中将、南京军区副参谋长王近山不幸病逝,享年63岁。

王近山

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聂凤智深知王近山是一位特殊的将军,他在中国军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不同凡响的声望。聂凤智斟酌再三,最终对前来告别的军区副司令员肖永银说:“老肖,你了解王近山,这悼词别人搞不太合适,你搞搞吧!”

肖永银是王近山的老部下,他欣然从命。在起草悼词时,肖永银多次感到,那个剑眉、虎目、虎虎生气的王近山从冥冥中向他走来,回忆起战争年代的那些往事,肖永银感慨万千,几次掷笔。

在给去世的王近山挂头衔时,肖永银感到十分为难,他觉得“副参谋长”这4个字实在是太刺眼,区区一个“副参谋长”,怎能交代得了王近山轰轰烈烈的一生?

不能说肖永银太看重这“官位功名”,但他身为王近山的老部下,最知道王近山的辉煌历史。叱咤风云的一代战将,却在和平年代遭遇了巨大的不幸,现在王近山的身份,实在是与他建立的赫赫战功太不相称了。

肖永银

最终肖永银把写好的悼词和自己的意见上报给了老政委邓小平。此时邓小平刚刚复出几个月,当他拿到悼词以后,也不禁为这位爱将的过早辞世而感到悲痛,他很快想起了自己和王近山的那些往事……

1946年8月,蒋介石一下出动了14个整编师共38万余人的强大兵力,向我晋冀鲁豫解放区发动进攻。当时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刚刚打完陇海战役,人困马乏,粮弹两缺。全军仅有4个纵队约5万多人,许多建制团甚至连两个营的兵力都不足。

为了粉碎敌人的进攻,刘邓首长决心集中现有兵力,首先歼灭孤军冒进的整编第3师。该师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,参加过远征缅甸的对日作战,装备精良,训练有素。以晋冀鲁豫野战军的区区5万疲惫之师,想吃掉兵力与自己相差无几、但装备远远强于自己的整编第3师,谈何容易!

刘邓首长于是召集各纵队首长开会,征询大家的意见。会上李达参谋长介绍了敌情,邓小平说:“我们是坚决消灭敌人呢?还是打起背包回太行?”

邓小平

面对邓小平的发问,在座的各位勇将都沉默不语,他们并不是怯战,而是觉得此战太过凶险,如果指挥不好,就有可能满盘皆输。

就在此时,6纵司令员王近山拍案而起,大声说道:“我和政委(杜义德)商量过了,我们纵队打。我王近山立下军令状,我们纵队和整3师干!打得剩下一个旅,我当旅长,剩下一个团,我当团长,剩下一个连,我当连长。全纵队打光了,我们对得起党,对得起太行山的父老乡亲!”

王近山的这番话,让一向感情内敛的邓小平也不禁激动万分,他指着王近山大声说:“好样的!我支持你!”

刘伯承也呼地站了起来,对王近山说:“你打!你大胆打!”

多年以后,邓小平对王近山勇立军令状一事还记忆犹新。他说:“那不叫疯,那叫革命的英雄主义。”

最后王近山慷慨领命,率部直扑敌整3师师部所在地——大杨湖。

王近山

战斗的前两天,敌军依靠有利的地形、紧固的防御工事及飞机坦克的掩护,固守待援,并竭力进行反扑,6纵的进展并不大。

打到第三天时,刘邓首长来到作战室。邓小平翻阅了敌情资料,对刘伯承说:“东边的敌人离我们只有一天多的行程,如果今晚不结束战斗,问题就复杂了。”随后邓小平又接通了王近山的电话,他说:“近山同志,你们辛苦了!东边的敌人已和我们靠得很近,你们把握怎么样?如果今晚歼灭敌20旅把握不大,就准备撤出来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王近山果断的声音:“我们决不能撤,就是把6纵打光了,今晚也要把20旅啃掉!”

王近山的回答令邓小平十分满意,他又叮嘱说:“近山,这一仗打好了,我们就在冀鲁豫站住了脚,打不好就要背起背包回太行山!”

“请首长放心,我保证把大杨湖的敌人消灭!”

6纵经过一番恶战,最后终于全歼了整3师,并活捉了敌师长赵锡田。此战结束后,王近山指挥的6纵成为了刘邓麾下的主力纵队,“铁六纵”的称呼从此也在军中叫响了。

1947年春,刘邓首长决心集中10万大军进行豫北大反攻。野战军司令部的会议一结束,王近山就心急火燎地跳上吉普车,急急忙忙地往前线赶。

当时刚下过一场雪,天寒地冻,道路很滑,司机知道王近山是个急性子,已经开足马力,但王近山还是嫌车速太慢,他一再催促司机加速,车子像一匹脱缰的野马,不顾一切地往前冲。突然,车子在雪地上打滑,翻了一个大跟头,王近山被压在了车底下。

当警卫员们七手八脚地把王近山从车底抬出来时,他的右腿棉裤已被鲜血浸得湿透,警卫员们赶紧将他送到了野战医院。卫生部长钱信忠替王近山止血包扎后,检查发现是右侧大腿粉碎性骨折。

王近山对钱信忠说:“钱部长,这一次你可要保住我的右腿啊!”

钱信忠说:“王司令员,按我们现在的条件,你的伤又这么重,这腿即使保下来,恐怕也要留下残疾!”

钱信忠

王近山听后脸色大变,用被子把头一蒙,耍起了小孩子脾气,不仅不吃不喝,而且拒绝打针吃药。妻子韩岫岩赶到以后,他才说出了原因:“我残废了,你知道吗?我是一个废人了,不能打仗了!”

邓小平听说王近山受伤以后,亲自到医院来看望他。王近山见到邓小平后,像小孩子一样放声大哭,他边哭边说:“政委,我,我残废了……我不能打仗了……我不能上前线了……”

邓小平非常理解王近山的心情,他拍了拍王近山的肩膀说:“嗨,男儿有泪不轻弹啊!”

王近山抹了一下脸上的眼泪:“只因未到伤心处嘛!”

邓小平笑着安慰王近山说:“近山,仗是有你打的,现在你安心养伤,等你的伤一好,是不是残疾,我都一定让你上前线去!”

王近山这才破涕为笑:“政委,你说话可要算数!”

“那当然,再说,有什么能拦住你‘王疯子’不打仗呢?”

后来王近山的腿真的落下了残疾,邓小平也兑现了让他回前方指挥作战的诺言。

1948年6月13日,中野下达了襄樊战役的作战命令,以6纵和桐柏军区主力组成南兵团,于6月下旬对襄阳发起进攻。7月4日,桐柏军区部队包围樊城,6纵则向襄阳逼近。

襄樊战役示意图

襄阳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,城池建在汉水由西向南转弯的河道处,使城北、城东紧邻汉水,利用河流构成天然防线,而城南和西南则群峰耸立,故有“铁打的襄阳”之说。国民党军队更是在城外布满了铁丝网和鹿砦,并在城南的大山上构筑了紧固的地堡和碉楼,真可谓是“固若金汤”。

按照自古以来的作战规律,打襄阳必须先夺取南面的大山,消除居高临下的威胁才能攻城。但王近山经过侦察,又苦苦思索了几天,认为如果按此打法,我军不但会损耗兵力,而且进攻时间也势必会延长。

几经衡量,王近山下决心采取一个大胆的战法,那就是“猛虎掏心”的战术,撇下南面的大山不管,直捣西门,虽然也是一场硬仗,但这是短时间内攻占襄阳的惟一办法了。

王近山的作战计划报到野战军司令部后,许多人对此表示疑虑,认为王近山的“疯劲”又上来了。刘伯承却对自己的爱将充满信心,他笑着说:“襄阳已是我掌中之物了!这个王近山真机灵!”

邓小平也高兴地说:“王近山有两个难得:一是别人叫苦的仗,他敢主动要求打,这是勇;二是打硬仗有讲究,这是谋,二者兼得。”

刘伯承和邓小平

于是刘伯承和邓小平当即回电:

完全同意作战方案,睢杞已告大捷,白崇禧主力被钳制在周家口一线,对南阳主力,已派2纵前往监视和阻击,10天内援军保证到不了襄阳,后顾之忧可完全解除,望按计划加紧攻击。

结果果然如刘伯承所料,6纵于7月9日开始攻城,仅用了一个星期,就拿下了当年蒙古人花了多年才打下的襄阳城,不仅歼敌2余万人,还活捉了敌军第15绥靖区司令官康泽。

但就是这样的一员猛将,在建国后却因为坚持要和妻子韩岫岩离婚而引起了轩然大波。邓小平亲自来劝王近山,但他仍坚持要离婚。1964年,王近山终于拿到了这一纸离婚通知书,但组织对他的处分决定也下来了:

1.撤销大军区副司令员职务;

2.行政降为副军职,军衔由中将降为大校;

3.开除党籍;

4.调往河南某农场任副场长。

王近山和韩岫岩

直到1969年,许世友向毛泽东求情,王近山才重新回到了军队,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。

1974年11月,王近山不幸患上了癌症。南京军区马上向邓小平办公室报告了王近山的病情,邓小平对此非常重视,当晚就指示南京军区:“王近山同志的病要想尽一切办法抢救,如有困难就送到北京来,还有什么困难,军区及时提出来。”老政委的关心,使王近山感动得说不出话来。

1975年5月,邓小平陪同金日成访问南京,他向肖永银提出要登门看望王近山。但由于当时王近山的身体情况并不乐观,正在医院进行救治,所以邓小平并没有见到自己的爱将。

肖永银向邓小平汇报说,王近山当时仅享受行政9级的待遇,生活比较困难。这件事邓小平一直记在心上,他回到北京后,马上向中央提出请求:恢复王近山行政6级的待遇。

中央很快批示同意。就这样,从当年的6月份起,王近山恢复了行政6级的待遇,每月可以领到300元的工资。

晚年的王近山

1978年5月,王近山已经进入弥留之际。邓小平专门指示中央军委训练委员会主任宋时轮来到南京,对军区领导同志传达了他对王近山的评价:“二野在解放战争中谁的功劳大?是王近山同志,在许多艰苦战斗中,最后是王近山同志去完成的。”

王近山去世以后,邓小平悲痛不已,他指示南京军区:王近山有很大的战功,他的后事一定要办好。

邓小平对着悼词沉思良久,最后他颤抖着手,把职务中的“副参谋长”4个字改为“顾问”,这样一改,王近山就成了大军区正职,追悼会的规格自然不同了,抚恤的待遇也不同了。审阅完悼词后,邓小平感慨地说:“近山同志一生为了革命出生入死,不容易,我们能给死者的安慰就是这个了。”

邓小平

第二天,中央军委补发任命通知,任命王近山为南京军区顾问。同时邓小平明确表示,王近山的后事按大军区领导的规格办理。人去世后补发任命,这在我党我军的历史上,恐怕是绝无仅有的。

王近山去世两年后,邓小平又亲自安排:将王近山同志的骨灰迁往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。

1992年3月,军事科学院出版了《回忆王近山文集》,邓小平亲自为该书题写了书名——“一代战将”。

“一代战将”,是老政委邓小平对王近山一生卓越功绩的高度评价。如果王近山泉下有知,一定会十分欣慰!

赢多多平台,赢多多官网,赢多多网址,赢多多下载,赢多多app,赢多多开户,赢多多投注,赢多多购彩,赢多多注册,赢多多登录,赢多多邀请码,赢多多技巧,赢多多手机版,赢多多靠谱吗,赢多多走势图,赢多多开奖结果



Powered by 赢多多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