赢多多Position

当前位置:赢多多 > 产品中心 >

咨询电话:
《幸福到万家》:踢人“要害”又撒钱羞辱,原著中的万书记更张狂

作者:  时间:2022-07-14 14:36  人气:185 ℃

王庆来被万书记踢中了男人的要害部位,身心受创。

何幸福去县里找到李公安,经过私下调解,万书记答应给王家1000元作为补偿,并承担所有的医药费。比起原著,剧中的他态度还不算太恶劣。

原著中的主人公是村长王长柱和万家万善庆的媳妇何碧秋,分别对应电视剧《幸福到万家》中的“万书记”和“何幸福”。

电影《秋菊打官司》也是改编自这部名为《秋菊传奇》的小说, 不过只是第一部分《万家诉讼》的内容,因为“碧秋”在方言中是骂人的,所以影视剧中才把女主人公的名字改掉。

原著一开始就是何碧秋在麦田干活时,听说丈夫被打了,立马找到村长“要说法”。村长的态度很不屑,只有一声冷哼和一句:“说法?”

这个村长特别“横”,天不怕地不怕,反正整个村里都听他的,就算何碧秋告到上级,政府也得帮他,毕竟得靠他管理着整个村。他的张狂,这还只是一个开始。

01.村长不给说法,告到乡里

“你打他,踢他胸口,倒罢了。你还踢他下身,这是要人命,不该有个说法?”

村长打了村民,有旁证,也有医院的诊断证明,村长依旧是无关紧要的态度。何碧秋找上门来了,他还在慢悠悠地喝茶,原著中这样写道:

村长问:“你怎么我?”何碧秋说:“请政府讲理。”村长笑道:“我打他又不为私。我是村长,政府不帮我,下次听谁吆喝这村的事?”何碧秋说:“只怕如意算盘。”村长说:“好。到乡里的路你认得吧:过了摆渡口,再走一二十里,就是了。也辛苦你了。”何碧秋见他张狂,便不再啰唆,回头收拾动身。

村里到乡里的路不好走,也是难为这么一个女人了。

他们村叫王桥村,原本属于安徽省,因建水库隔断了路,被江苏抱在了怀里,出门需乘船,何碧秋下船后还得再走一二十里路,才能到乡里。

有乘船的认出了何碧秋是万家的媳妇,船工一下子就从她脸色读出了心事,张口就问她:是要告王长柱吧?

毕竟村子就这么大,芝麻大的事都能很快传遍整个村。何碧秋要告村长的事,便也人尽皆知。

何碧秋说:“村长管一村人,就像一大家子,当家的管下人,打、骂,都可以的。可他要人的命,就不合体统了。这又罢了,我登门问,他连个说法都没有。”

是个能分辨是非的人,都会觉得是村长的不对,所以船工深表赞同。

多年没来过乡里,早已变了模样,何碧秋费尽一番周折才找到乡政府,跟她接头的是一位四十出头的公安员,姓李。

李公安跟王长柱的关系,向来不错,他以为王长柱让人稍信请他去喝酒的,不等何碧秋开口,他就表示拒绝,王长柱若再不改改酒桌上的不正之气,就再也不跟他一起喝。

何碧秋说自己来告他的,给李公安看了旁证和医院的诊断证明,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讲了一遍。

李公安看时间已经到了饭点,邀何碧秋去单位食堂吃饭,何碧秋拒绝了。毕竟自己是来告状的,若要一起吃了饭,事情的性质就变了。

李公安没说怎么处理这事,告诉何碧秋自己下午有事要忙,明天去村里给她处理。何碧秋只能先回去,在家等着。

02.李公安出面调解,表面言和

李公安说话算话,第二天傍晚骑着到了村里,先去看了何碧秋的丈夫,确认过伤势,后去找的王长柱。

何碧秋跟李公安一起去了村长家,李公安这时很公道,他对村长说:旁证、医院证明我都看了,我还看了伤势。这件事,是你办错了。”

村长是那种“顺毛驴”的人,一开始还在对李公安喜笑颜开,一听说自己错了,立刻变了脸。

村长发毛说:“我错了?我是为自己吗?上面布置成片栽油菜,各户都通了,就他家不通。百十亩油菜夹他家一块小麦,看着像头上的疤痢。验收组下来,还没进村,看见这种场景,把分扣了,打个不及格,还限期改进。我要他补栽油菜,说了一遍,两遍,三遍,不听!用嘴不行了,不用脚用甚?”

全村都种植油菜,只有何碧秋家种的是小麦,所以村长认为自己占理,他打人是有原因的,恨不得用牙咬。

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先动手打人就是不对,李公安一直说是村长的错。村长反倒质问他:是他的个人意见,还是代表乡里的意见?

很显然,这事还没上报到政府层面,李公安是想让他们私了,也是为王长柱好。只是村长的态度太强势,李公安让何碧秋暂时回避,他跟村长说了对策。

那边商量好之后,李公安告知了何碧秋处理结果:村里给他们报销医药费,调养费和误工费,由村长个人和村里各出一半。

何碧秋可不是那种贪图钱财的人,她就是“认死理”,她想要的只是一个合理的说法,和村长发自内心的道歉。

何碧秋说:“这一来,人不把我看扁了?我并不是要钱,只要他有个说法。”

李公安知道王长柱一向蛮气,好面子,也要顾及到他村长的面子。所以跟何碧秋解释说,出钱已经能证明村长的错了,这不就是个说法吗?

何碧秋虽然固执,但绝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,所以她同意了这样的调解方式。

03.村长撒钱羞辱何碧秋,此事没完

李公安在村里吃了午饭离开的,何碧秋带着医院的发票和收条,找到了村长,俩人对了账。

村长掏出一叠崭新票面,用指头捻开,数一遍,再数一遍。何碧秋想等他先递过票子,再还回去说“算了,事情也就这样了”,没容她这话出口,却见村长随手一扬,将票子撒落到地上。

何碧秋本想着就此了结恩怨,不再追究了,她要的也只是村长一个认错的态度,并没打算真收他的钱。没想到,她的诚心,换来的却是对方的羞辱。

看着撒落一地的票子,何碧秋懵了,这是什么意思?村长拿着官腔说是给她钱。

如果是这样的给钱方式,她宁可不要。本来就是村长打人在先,不但不给说法,还反过来羞辱人,甚至说是为她好。

村长顿了顿,缓缓道:“我仍是村长,仍管着这块地皮上的三长两短,仍不免要憋住气作践你万家。地上的票子一共三十张,你捡一张低一次头,算总共朝我低头认错三十下,一切恩怨都免了。”

完全颠倒了,犯错者让受害者低头认错,还以村长的身份威胁她,欺负他们家的话都已说出了口,何碧秋一家以后定是免不了被作践。

村长转身就不认账了,他上午在李公安面前之所以没有反驳,是为了给李公安面子,毕竟人家大老远赶来的。

更可气的是,村长拿的那些钱,全都是村里的,没有一分是他个人的。用村里的钱,息事宁人,他这叫以权谋私,何碧秋更不能拿这钱了,受了羞辱不说,还损害了村里的利益。

碰上这样的无赖村长,何碧秋也拧不过他,也许这是他和李公安设的圈套,合伙诱她去钻。

既然如此,此事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,再去找李公安也没用了,他们都是一丘之貉,何碧秋只能去县里上告了。

冤家路窄,何碧秋在县里的公安局碰上了李公安。听完何碧秋的一番诉说后,李公安表现出后悔的样子,后悔没有三个人当面把事办妥。

公安局的人跟李公安聊起了何碧秋,李公安假装不太知情,问他们什么时候下乡办案,提出自己对村长比较熟悉。

县里的处理结果,跟乡里李公安的一样,也是那几项费用补偿,绕来绕去又回到了原点,因为县里根本没有重视这事,是找人承办的。如此一来,何碧秋只能再往上告到市里了。

04.写在最后

官官相护,越是小地方越是不公之处多。

原著中的村长是真的太张狂了,好在改编后的电视剧剧情丰富了很多,人物也很有层次感,有坏亦有好,所传达的内核符合新时代的主旋律。

原著中,何碧秋之所以坚决要一个说法,不光是她的个性使然,也是因为她知道村长的为人,为了让自己家以后的生活过得顺利些,她不得不这样做。

丈夫被打,在何碧秋看来,是天大的事,但对村长、公安那些人而言,就只是绿豆大的事,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把村民的事当作自己的事,没能体察民情,倾听民声,感受民意,他们只有“从群众中来”,但没做到“到群众中去”。

赢多多平台,赢多多官网,赢多多网址,赢多多下载,赢多多app,赢多多开户,赢多多投注,赢多多购彩,赢多多注册,赢多多登录,赢多多邀请码,赢多多技巧,赢多多手机版,赢多多靠谱吗,赢多多走势图,赢多多开奖结果



Powered by 赢多多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